今天,习近平总书记为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的全体90后党员回信。朋友圈里的青年人,很多都在转发。这封信内容如下:

“习近平总书记为北大援鄂医疗队90后党员回信”随感-青年力

读罢这封信,一种很深沉的意味在我的心中回荡。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勉励青年人。几乎每一个五四青年节,他都与青年人同在。而这次书信互动与以往的不同之处在于,以往的事由,多是与青年节等时间节点相称,给青年说的话也以期许为主;而这一次,则是在疫情的危难关头,回信的对象,正是处在攻坚克难风口浪尖的90后党员们;信的内涵,也不仅是期许,更是实际的肯定与极大的鼓舞。90后正在担当起来。在4.2万多名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中,就有1.2万多名是90后,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95后,甚至00后。

读罢这封信,不禁想到了从毛泽东、周恩来、习仲勋...这老一辈共产党人,到习近平总书记这一辈共产党人,再到90后的党员们。回头看看中国的革命史、建设史,想到第一辈人的牺牲,第二辈人的奋斗,就会尤其感到第三辈人肩上的担子很重。

总书记指出的大任,显然并不仅仅是读好自己的书、干好自己的职业、肩负起家庭的担子这样的责任,而是指家国大义、民族大任。要履行好这些小的责任,一般而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自尊自爱、自立自强,这就够了。当然,做好这些也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大任是什么?让我们想想33岁牺牲的彭湃、36岁牺牲的蔡和森,这些才华横溢、石破天惊的中共早期领导人物,想想19岁牺牲的董存瑞、15岁牺牲的刘胡兰,这些刚刚从少年迈进青年之门却就面临死亡的勇者,便会知道,大任是多么的重。被推到历史关头的人们,未必有太多个人的自由,也绝不可能舒坦地、平淡地迈过惊涛骇浪。这个大任,就是秋瑾诗句“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中的乾坤,也就是人民的江山。

第一辈人把江山打下来了,第二辈人把江山建设起来了,现在到了第三辈人这里。可是,仍有各种敌人在觊觎这个江山,想改变它的性质,仍有各种危险,在动摇它的基础,仍有各种因素,在扰乱它的发展。之前的历史,可以用“苦难辉煌”来概括,即通过苦难,实现辉煌。而第三辈人,不仅要守住这个辉煌,更要防止从辉煌再滑向苦难。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周期率的提示尤在耳畔。而看看更往前的历史,从康熙的鼎盛到晚清的屈辱,从同盟会的勃兴到国民党的溃败,改变是在不知不觉之间,一段时间内感觉不到变化,可冷不防集中一看,则会毛骨悚然。

一个曾经让人担忧的问题是,第三辈人所受的教育,与他们面临的现实,恰恰可能是两重天。90后是相较于之前最幸福的一代,多是独生子女,生长在和平发展的年代里,他们的视野最广阔,学历最高,外语最好,接触互联网最多,面临的选择最充分。在成长过程中,他们的自主意识比较强,受到的教育中,“自我”、“自由”、“梦想”这些概念的频率也最高。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教育,使得很多人认为,只要努力,就能实现自我、实现自由、实现梦想。一些选秀节目、青春偶像、影视作品、消费导向更加促发了普通青年的这一愿景。而传统的红色文化教育,“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之类的观念,则并不是90后成长的主流。“习近平总书记为北大援鄂医疗队90后党员回信”随感-青年力

然而,受到“自我”被空前放大的教育,作为家里的宝贝,怀着美好的期待,走向社会,却会发现,自己面临的是另一重现实。一是生存的担子很重,在北京,买不起房,或者熬干几代人的血本买个首付是常态。二是世界并不太平。曾经以为只要走出国门,加强交流和接轨,就能迎来大同世界。现在,从贸易战等事实看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竟不是空话,而是90后面临的实际局面。但90后在成长过程中却没有学过如何与敌人斗争。三是工作中面临的挑战不少,竞争大,要做出骄人的成绩并不容易。前面的积弊如果集中爆发,只有自己这代人来买单。还有很多新问题冒了出来。这些事实使得90后在踏入社会之后,会重新认识社会,认识历史,认识自我,从而修正自己学生时代的世界观。这几乎是必然的。说白了,并不是现实的困难不能克服,而是要克服这些困难所需的精神养分、思路视野,需要也只有重新去老一辈共产党人身上寻找。而要把这种精神传承下来,恐怕就不只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么简单,而是必须有一番真正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有一番脱胎换骨的变化。认为自己这代人的基础高、学历高、见识高,就一定能自然担当起重任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所幸的是,很多90后在现实的磨砺中,迅速地扭转了过来,担当了起来。他们的精神世界,没有背弃父辈、另辟捷径,而是很快自我涤荡掉了一些流行的、曾经深入脑海的负能量、偏差的价值观,又迅速自觉承袭了一些经典的、正确的、有力的东西。

从在北大参军出国打海盗的宋玺,到军人模范杜富国,到为扶贫牺牲的黄文秀,到这次奔赴一线的90后医护青年,从他们的身上,我们既看到了时代的东西,还看到了历史的东西。时代的东西,是他们的特色和境遇,历史的东西,或许就是初心吧。

习近平总书记用“不畏艰险、冲锋在前、舍生忘死,彰显了青春的蓬勃力量,交出了合格答卷”来形容奔赴疫情一线的90后青年党员,是非常客观的。而对于更多的青年来说,要朝着承担大任的方向去奋斗,一方面是现实的生存发展,另一方面是家国情怀的主动承当,则并不容易。今天我们看前人的历史,是非常悲壮的。我们当然希望自己经历的历史并不悲壮,但它至少一定不会是嘻嘻哈哈、轻轻松松的。

“青春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绽放绚丽之花”,这绚丽之花,一定不是开在花盆里,开在温室里,开在丰茂的水边。它可能开在贫瘠的土壤中,开在艰难困苦中,它开放的过程,一定是艰辛的。而它的绚丽,则恰恰源自那贫瘠、那困苦,那份不容易。没有什么绚丽,是与生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