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的舆论环境下,中医仍是一个战场。有关中医的任何话题仍容易引发媒体激烈的争论和对立。通过新冠肺炎期间的治疗功效,中医的地位和官方评价明显提高,实际上也只是呈现了其本来面目。今天,再谈谈我不成熟的看法。供探讨:中医和现代医学之间并不对立-青年力

我个人是倾向于接受中医的。举个自家的例子,之前曾经带着家人去看耳鸣,耳鼻喉科的大夫采用先进的医疗设备排查了半天,最终认为不是器质性耳鸣。对于这种情况,西医大夫表示无能为力。后来找了中医的大夫,开了几副中药,吃过以后,虽然没能彻底根治,但是之前的症状确实有了明显缓解。除此之外,对于鼻炎,我听说现代医学没有什么很好的治疗办法,一些走投无路的病人采取手术,但手术的风险非常高,容易使病人患上空鼻症。一些鼻炎病人采用中医给出的治疗方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而且中医药产生的风险和副作用要比手术小很多。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对中医持全盘接受的态度。中医自己也承认“是药三分毒”,中草药成分复杂,使得人们很难全面掌握中草药的有益成分和毒副作用。大量服用中草药则会增加肝肾功能的负担。

这个时候,如何看待中医就成为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同意这样一种观点:根本不存在所谓西医,存在的只有现代医学。供探讨:中医和现代医学之间并不对立-青年力

我们发展中医的目的,不是为了在现代医学之外搞出一套新的医学体系来,而是要将中医学并入现代医学体系中去。古希腊医学曾经出现过血、粘液、黄胆汁和黑胆汁四体液说,该学说对周边地区的医学产生了深远影响(例如古印度医学和中国维吾尔医学),但我们今天已经看不到四体液说了,究其原因在于,现代医学其理论基础不是基于所谓的四体液说,而是基于现代科学,例如物理、化学、生物学等等。

中医的理论基础是阴阳五行说,阴阳五行说是古代中国人在生产力极端落后的情况下认识世界的朴素工具,它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进入近代以后,中医学家长期拘泥于阴阳五行等哲学思想的桎梏,使得中医理论在漫长的上千年都没有太大变化。

中医在解释一些疾病的过程中,所用的概念和现代医学完全不同。这也增加了现代科学研究中医的难度,但这种分歧并不意味着中医没有科学的因素在里面。例如口腔溃疡,中医往往将其归结于上火,而这个上火在现代医学里其实就是发炎,只不过现代医学将发炎归因于感染,但中医似乎喜欢从内因出发去理解问题,这里的内因放在现代医学的范式下可以看成是免疫。

再例如,《黄帝内经》认为正确的生活方式应该是“起居有常”,但是,对“起居有常”的科学解释则出现得很晚。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生物学家Jeffrey C. Hall, Michael Rosbash和Michael W. Young提出生物钟的分子机制,才算是给“起居有常”做出了现代科学意义上的解释。由此观之,中医和现代医学之间并不对立,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二者可以建立起相互理解的桥梁,最终殊途同归。

今天的现代医学解构中医的时机还并不成熟,马克思有一句话:“任何一门科学之所以能够称其为科学,是由于其已经熟练地运用了数学原理。”但现代医学目前还没有发展到大规模使用数学的地步。在这一点上,中医学反倒似乎更早熟一些,中医学从人体系统中抽象出金、木、水、火、土以及阴阳等概念,并利用这些概念相互之间此消彼长的依赖关系来解释病理,通过医家大量接触病人所得到的经验来对理论进行验证和修正,其实中医的这种思维方式有点像是今天的大数据。反观现代医学,学科分类较细,虽然也有一部分物理学家和生物学家试图从整体上探索其中的关联性,但临床上的应用依然非常有限。

现代医学要全面地理解中医,必须是在吸收了热力学、非线性理论和系统生物学以后,到那时我们才能看到现代意义上的中医。中医不仅是建立在阴阳五行说的基础上,更是建立在现代科学的基础上。中医也不再是游离于现代医学体系的孤岛,而是现代医学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相对论出现以后,牛顿力学并没有被推翻,而是作为相对论力学在物体运动速度远低于光速情况下所得到的一个近似理论;同样地,在现代医学吸收了热力学、非线性理论和系统生物学以后,中医的部分理论也可以看成是未来现代医学理论在一定条件下的一个近似理论。到那时候,今天所谓的中西医之争也就可以休矣了。这是一个外行的思考,请方家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