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社3月10日报道,欧洲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继续攀升,其中最为严重的意大利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万,被迫实施“全境封城”,暂停大部分公共活动并禁止民众离开居住地。为支持意大利抗击疫情,中国力所能及提供多种援助。据新华社3月11日报道,中国已经承诺将克服困难向意方提供包括口罩在内多种物资援助并筹划派遣专家医疗小组前往意大利进行专业指导。

当中国疫情刚爆发时,许多欧洲国家政客纷纷对中国采取的多种防控措施进行抨击。可疫情在意大利、西班牙及德国等传统欧洲大国蔓延时,许多国家又不得不借鉴中国的措施。然而,欧洲国家即使采取相同措施,其效果也远无法和中国相比。如意大利对重点疫区宣布封城后,仍有大量民众可以通过各种交通工具离开。在这种情况下,包括意大利在内很多欧洲国家疫情都一直未出现完全控制迹象。中外在控制疫情上之所以有这样反差,主要源于三点原因:

同样封城,中国为何比意大利效果显著?-青年力

一、中国政府执政能力更强

政府执政能力强弱的认知一直是中国与许多欧洲国家争论的焦点之一。中国坚持民主集中制基础上的强执政能力政府,而多数欧洲国家则更加崇尚分权基础上的弱执政能力政府。多年来,两种政府模式经常被政治学研究者与政客拿来比较。虽然在舆论宣传上后者经常略占上风,但应对疫情的过程却给世界以不同答案。

在全球都没有特效药和疫苗的被动状态下,中国政府强执政能力优势展露无遗。强力封城措施和有效医疗资源调动使疫情得到最大限度控制,为药物和疫苗研发争取到宝贵时间。反观同样宣布很多强制措施的意大利,不仅政府很多抗击疫情政策因多方掣肘而难以落实,甚至面对最基本的医疗资源紧张问题,意政府都束手无策,其执政能力弱的缺点暴露无遗。

二、中国更注重实体正义同样封城,中国为何比意大利效果显著?-青年力

许多外国学者和政客经常批评中国缺乏所谓“程序正义”,这一观点一度得到国内部分专家学者附和。尤其在疫情爆发初期,中国宣布武汉封城后,很多抨击中国人士纷纷将该政策当做中国“不讲程序”的“典型案例”。

程序正义本身没错,但过分强调程序正义就是对中国国情的无知。作为全球最大发展中国家,任何事情都要做到完美符合程序和实体正义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大多数时候都不得不有所取舍。面对两难选择,中国当然要偏重实体正义,因为只有如此才能更好保证中国人民基本权益。如此次封城措施和全国医疗资源调动都要如欧洲国家那般经过繁琐程序,那绝不可能短时间内控制住疫情。这种用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换来的所谓程序正义到底价值几何,人口6000万左右,已经出现上万确诊病例的意大利可以给出生动回答。

三、中国是无限责任政府

很多政治学研究人员非常推崇所谓“有限政府”,即政府尽可能少干预各个领域,让这些领域在竞争中自然发展。从理论上讲,这种言论有一定道理。但现实中,理想化的“有限干预”逐渐演变为“有限责任”,以至于面对疫情,很多国家政府经常少作为,甚至不作为。其中意大利早期的“无知无畏”,西班牙的“佛系应对”以及美国在疫情信息公布上的“掩耳盗铃”都已经成为国际笑柄,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则是这些国家限制政府行为能力政治大环境下形成的“有限责任政府”。

与他们不同,中国政府属于“无限责任政府”,任何时候都要以中国人民最核心利益为重。疫情面前,挽救生命必须被置于第一位,中国政府不仅要为此付出较大经济代价还需要承担由此带来的许多风险和舆论压力。可即使如此,中国政府仍没有回避,就是因为这是“无限责任政府”应有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