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举国哀悼,追思一刻,草木含悲。但就春天本身而言,这春光真是璀璨。如果说三月的绿还是稀疏的,姹紫嫣红还是少许的,四月份,春天则以更充沛的姿态,闯进我们的眼帘,刺激着我们的精神。春节前夕,人们往往有一阵感到特别疲劳,想到年一过一整年又要开始了,还没歇下来、扔掉过去的烦恼,便又是无尽的疲惫与折腾。但真的到了三月,到了四月,这静好的春光,仿佛一下子洗刷了往昔,一切又像是崭新的,刚刚开始的。只是,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没有出现扎堆赏春的情景。于是乎,很多人在朋友圈里感叹,白白浪费了这样美好的春天。

其实,倒不必感叹浪费,隔着窗子远远看春,也是一样美好。倒是这春光,能促发人的更多感怀。

关于时间。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俗气的诗句,却道出了生命的真相。大自然每年都有春天,可人却一年大似一年,一年老似一年。说句不好听的,人类再出现战争,春天依然会到来。等地球上没有了我们,春天依然还是春天。所以这春光,这蓬发的万物,更让我们去思考自己的生命。

如果每个人都能知道自己生命的长度,和可能达到的最高高度,或许很多人都会重新安排自己的一生。太多的时间,其实不必浪费;太多的事务,其实可以不追求;太多的感情、期待、失望、妄想、纠缠,其实可以不必有。能够把最宝贵的年华,献给最有价值的事情,哪怕是在生存和世俗需求的压迫下,跳戴着镣铐的舞蹈,也是值得的。但往往,太多的人混过了一生,来不及去追求最宝贵的东西。疫情期间,两个多月来,很多人感到度日如年。但其实,综合算算,我们浪费的时间,何止这两个月。太多的岁月,无法重来,有如人的健康。所以趁着这春光,我们更需要把握好最重要的东西。
清明时节的春日感怀-青年力

关于聚会。

如果不是疫情,各种活动又会多起来。一些有条件的阶层的人们,都不缺乏朋友和圈子,甚至可能隔三岔五就有聚餐。春天,应该是不缺乏聚会的季节。疫情期间,可能有些人会格外想念聚会。但其实,仔细想想,很多觥筹交错、许愿表忠、密切追捧的浮光掠影,看起来光芒万丈的关系,说到底又经得起多少考验呢?一时间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仿佛好到天上,可过后来看,又是格外冷寂、空空如也。有人寂寞,是因为想念这种关系。但当看透这种关系的实质,则又会感到人情薄凉,继而失落。其实,薄凉才是真相,自古负心人多,重情人少。君子之交淡如水。当然了,也总有一些关心和祝福,透过这薄凉,还远远存在着,渗透着我们的人生,偶尔给我们温暖和慰藉。这样的关系,或许才是值得存念的。有些可以省去的东西,就让他们省去吧。

关于社会。

平日里社会高速发展,有点像一个五六十岁,精力充沛、红光满面,表象上看起来能吃、能睡、还能到处出差的董事长。谁都觉得他在走向人生的巅峰,甚至他自感比年轻人还健康。但只有他的体检报告才能告诉你,他其实潜藏着太多毛病,高血压、中风、癌症、心脑血管病,这些毛病随时可能爆发,夺去他的生命,还有几个对手想致他于死地。他的身体机理已经大不如前。这辉煌与绝望,就在转瞬之间。但谁都看到了辉煌,而不愿意相信这绝望。这次他小病了一场,一检查,才发现自己有这么多漏洞,才知道风险是如此之大。节奏慢下来了,他自然减少了很多收入,人们也都说他状态变差了。然而,如果能够正确认识自己的状况,以一定的代价,及时修补、纠正、补救,比起万一突如其来的绝望,这又有什么不好呢!此刻,“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会更让我们深思。

关于家庭。

疫情期间,除了独居的人可能寂寞得要发疯,有家的人,各家过各家的日子。如果物资不缺、环境安全,则可以波澜不惊,各有生机。可能也就是这样的特殊时期,人们猛然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意识到这种平凡的琐碎与幸福,才是构成人生大部分的内容。当社会的运转慢了下来,外在的关系被迫减少了,家庭式的、伦理关系的比重,就自然加大了,拨云见日、水落石出。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热情可以重来。有多少岁月可以重来。那些轻狂的、热情四射的岁月,都一去不复返了。它们的癫狂与它们的纯真一道,变为了历史。我们怨念那种癫狂,可也怀念那种纯真,那些可憎可爱可怜的泪水与汗水,那些再也难以启齿的话。岁月的打磨,留下了理智而现实的我们,留下了可沉淀的亲情和友情,开辟了新的生活道路。没有人知道明年会怎样,没有人知道人生的后一步是什么样子。是岁月静好,还是危机四伏?

唯有这春光,年年岁岁,更迭流转。世事变幻,后浪推前浪,无常却有因。旧的风流,被雨打风吹去。新的事务,不断出现,让人们清醒又迷惑。除了把握每一个当下,我们还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