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笔者观看了2019年高评分的10集日剧《凪的新生活》。这是一部非常贴近当代青年的、反映都市小人物生活遭遇的写实电视剧。虽然讲述的是日本职场的故事,但对应到中国职场青年,除了一些文化差异,也没有太多不同。《凪的新生活》:直面青年人在职场人际中遭遇的精神压迫-青年力

28岁的大岛凪,在东京一家家电公司上班,是一位外表文静可人、欠缺主见、内敛柔弱的女职员。个人感情方面,她的男友是公司里销售部门的精英我闻慎二。找到了这样男友,自然是找到了依靠,回家交代也很风光。

从外表看,凪过的是正常体面的白领生活。从物质层面,除了她个人的习惯较为节省、确实也挣得不多以外,片中没有反映出严酷的经济矛盾。凪没有遭遇类似于还房贷、被裁员、职场性骚扰这种经济或权益层面的压迫,那么,她为什么会被逼到精神崩溃的边缘,从而辞职,再被迫到乡下开启全新的生活呢?

片子直面了青年在职场中的另一种压迫:精神压迫。故事里的凪,处处迎合他人,当一个善于付出的好人,不知不觉中,在职场中早已失去了自己的性格和独立人格。而身边的几位主流的女性同事,形成的一个强势的小圈子,则或明或暗地挤兑着她,以取笑她为乐。她付出的最多,得到的尊重却最少,还假装自然地融入其中,把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视为金科玉律。片中一个频率最高的词,便是“读空气”,也就是根据人际氛围决定自己的表现,也就是中国人的“察言观色”。在日本文化中,“读空气”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而为了迎合他人,以凪为代表的青年,早已失去了勇敢表达自我的能力,在社交场合中,心灵背负着沉重的担子,戴着伪装的面具而不自知。在情感关系中,慎二只是在生理层面依赖凪,在精神上对她非常瞧不起。

《凪的新生活》:直面青年人在职场人际中遭遇的精神压迫-青年力

原本长着一头自来卷,因为不够好看,便乖乖在男友醒来以前拉直,这就是凪每天生活的开始,以至于男友和同事根本不知道她原本的发型。直到有一天,凪了解到了他人对自己的侮辱性的评价,她精神崩溃,这引发了她的呼吸障碍。抢救过来以后,她决定辞职、离开男友,删除了全部的社交软件,来到乡下,租了最便宜的公寓,决心重新活一遍自己。这实在是物极必反,当然也是咸鱼翻身。

在乡下,凪走出绝望,开始了重新认识自己、认识情感、结交朋友、开创生活的历程。她学会了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学会了拒绝他人,学会了倾听并走进了身边几个古怪而善良的邻居的生活,学会了创造氛围、安排生活。她遇到了新的感情,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在乡下结识的新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活出了更好的自己。倒是慎二,在失去凪的日子里,过得一地鸡毛,又来重新寻找前女友,他也终于认识到了自己其实也活得很累,是“读空气”的受害者,而且并不懂得情感的真谛。《凪的新生活》:直面青年人在职场人际中遭遇的精神压迫-青年力

剧情主要围绕着凪的爱情和友谊进行,试图告诉着所有失意的人们,不要迎合别人,勇敢迈出步伐、表达自我,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或许更能激发广大青年共鸣的,还是职场部分的内容。

大多数青年踏入职场,三五年,甚至十几年,都会有一种体会:在为人处世方面活得很累。

不知不觉,纳入了他人的圈子和评价体系,便只好迎合着这种体系,扭曲着内心做人。有些是被领导拿捏,在领导的恩威并施下,搞得唯唯诺诺、患得患失。有些是被同事欺压,在强势主流的同事面前,丧失了自尊心和自信心,谨小慎微、举步维艰。有些是被同行挤兑,被一些绰号、评价搞得夜不能寐。有些是被权威算计,在权威面前抬不起头来。甚至于,同学聚会,朋友聚会,也都成了一个个的局,大家戴着面具而来,展现着自己,扭曲着自己,又骄傲,又自卑。渴望着聚会,又渴望着赶紧结束聚会,好卸下虚伪的面具,做回真实的自己。

《凪的新生活》:直面青年人在职场人际中遭遇的精神压迫-青年力

这种累,本质上是一种精神压迫。在竞争的环境下,集体主义彻底消亡,除了真正的朋友、利益共同体之外,人与人变成了表面友善,实质上或弱肉强食、或僧多粥少、或单向压迫、或并不相干的关系。这种利益格局,造就了一种或冷漠虚伪、或以强凌弱、或相互利用的人际关系。老江湖们深谙其道,知道规避风险,保护自己,乃至利用他人,青年涉世未深,一下子闯进来,则显得手足无措,甚至于被一些圈子的负面文化控制住了精神,彻底丧失了自信。被一些人的评价裹挟,彻底生活在他人的世界里。

当然了,有些人是为了利益而低三下四、虚与委蛇,这一类人是身不由己、自讨苦吃。除了这一类,其实更多的人,完全可以适度摆脱这样的困境,像凪一样重获新生。凪的重获新生,并不是经济层面、阶层层面的,她没有摆脱一个小白领的社会地位。她再去找工作,或许还会遇到类似的同事。但她在原有的格局里,她删除了一些原本可以减少交集的人,建立了自己的评价体系,摆脱了他人的精神控制。她开始发现生活的乐趣,勇敢表达自己想要的,突破了原来的习惯,设立了愿望清单,活出了自信。

《凪的新生活》:直面青年人在职场人际中遭遇的精神压迫-青年力

就像片尾曲所唱的:“讨厌的东西,全部删除,立刻开始新的重启;一脚踢开胸口的痛楚,雀跃而起吧!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如果连这么几句真心话都说不出口,就把那些复杂的情感全部丢掉吧!在迷茫无助间误入迷宫,偷偷向你发出SOS求救信号,不听人说话的流浪汉,并不指望的反馈,仅自己可见的微博,倔强的子弹,全新的门票。想要这样,想要这样,如果这样做的话,要是你不把这些说出来,就永远无法实现。一脚踢开恨天高,雀跃而起吧!我相信着,我一定会获得幸福......”

也许有人认为,这种改变,有点自欺欺人的性质。但实际上,这是生活态度的体现,它检验着你,是在做生活的强者,还是弱者。杨绛曾在百岁感言中写过这样一句话:“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世界本质上是关联的,但杨绛先生说的,或许更多是内心的东西。意识到这一点,就更能够勇敢地摆脱一些精神欺凌、束缚和拿捏。世界的本质,我们无法改变,所以只能改变面对它的态度。

因此,凪的蜕变,虽然不是彻底的实质意义的解放,却也是一种自我解放、自我扬弃和自我回归。是在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中,对自己的保护和释怀。青年的生活中,需要这样的精神,也需要这样的历程。不要只想着去“读空气”了,努力做回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