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东冠县一名36岁妇女在报考成人教育之后登陆学信网查询信息,意外察觉自己已在2004年度被录取,档案信息全属自己,唯独照片却被替换为另一陌生女。当事学校获悉后随即介入,证实该女子系被同县一个在基层颇有些权势的团伙暗中倒卖和顶替,鱼目混珠。冒牌分子有钱权,权钱开道以让人瞠目结舌的低于人文学科两百四十多分的资质,顶替理工科名额入学并顺利毕业,摇身一变,成为稳定公职人员。受害人则在不知情下以高中学历四处奔波从事体力劳动。

冠县顶替上大学案:警钟长鸣!-青年力

阴谋揭开后当地响应舆论诉求,查实后解除了顶替者职务。随后有消息称顶替者之父为当地富商,其舅舅权掌审计机关,借权势打通链条,为其顺利入学提供便利。目前,当地没有正式披露内情,顶替者家族给予的答复仅是花钱买得证书,系由舅妈操办,其舅妈在入学一个月后病故死无对证云云。受害人迄今没有见到顶替她学位的犯罪分子,没有得到任何正式道歉,案件当中学校、学籍、户籍等一系列环节如何被打通,牵涉哪些徇私枉法的势力,迄今不明。就连在错失16年后重入学获得全日制学历这样简单顺理成章的愿景,也被涉事学校以“无此先例”断拒。

冠县顶替上大学案:警钟长鸣!-青年力

教育大计,百年树人。然而在利益固化已成板结的当下,基层普通百姓最基本的受教育权却被黑暗势力调包,黑幕揭开后犯罪分子目前却仍未受惩处,受害人没有得抚慰,于公于私,都让基层广大受众对当地党政权威和公信力发生质疑。

在我国,法律效益和社会效益从根本来讲是并行不悖。受害人无辜,当初凭借自己考上却被犯罪分子顶包,犯罪分子受处分罪有应得,那么迟来16年的年化流逝,如今于情于理于法,就真不能重新行使宪法赋予的最基本的公民政治自由和教育权,给以抚慰么?

邮寄通知书没有送达考生手,固是犯罪分子弄权作奸犯科在先,但学校形式主义粗枝大叶的作风,恐怕同样难逃嫌疑?还有是,文科女顶替理科名额入学,同样反映出入学审理环节常规上的纰漏。

另外,我国高教长期蔓延一种“严进宽出”倾向历来为坊间诟病。冠县案例中调包分子以文科顶替理科并且入学相差两百多分,却能顺利毕业,那么学校涉事专业的教研和考评质量之水,当然为群众留下极大悬想空间,也为该校为更大层面高教界输出端口和操行评定规范,为学生培育标准的严格制定执行和监督,再次敲响警钟。更足以引发教界和社会各界长久深思。

冠县顶替上大学案:警钟长鸣!-青年力

巧的是,山东冠县正是武训故乡,甚至当事人毕业的学校也是被冠以“武训”之名的高中。武训被称“千古奇丐”,系我国文化史上以纯乞丐之身而入栽正史的唯一人。他一生坎坷,出自冠县一贫如洗的寒门,没文化且幼年失怙,受尽恶势力欺压,弱冠之年乃发愿为平民办义学。随后三十年如一日无间寒暑,走遍江南北卖艺行乞,披肝沥胆呕心沥血,有志竟成后仍不以为满百尺竿头,有生之年办成三所高质量义学,用规范化教研培育出很多寒门人才,为弘扬当地基础教育,树立了光辉楷模。

在山河破碎的岁月,武训一无所知受尽艰辛,却发愿弘文兴教,为之忍辱负重苦心孤诣死而后已。气局、格调和胸襟超越当代多少损人利己类似调包顶替上学、“往改应”、代写硕博毕业论等在涉招录环节为富不仁更丧心病狂泯灭天良的小企业主和基层小吏?该案如今发自武训故里武训高中,武训有知,是可含笑九泉?

冠县顶替上大学案:警钟长鸣!-青年力

类似案例未经察觉或公示的还有多少沉淀在尘埃里,冠县顶包案当然只是揭开冰山之一角。日前,央视已经介入播报,期望央视的权威跟进能切实引起中宣部、国监委和教部正视,牵头推动政法排除该案阻力,更主要的是以此为突破点,追溯、排除和处理更多在既往涉招考录环节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用权力徇私舞弊为鱼目混珠者疏通障碍大开绿灯的丑恶势力阴暗集团。

孙逸仙称“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诚然,时势之变,真如波谲云诡。武训大师在清末,以乞丐之身却寄兴遥深兴办成义学功在社稷感天动地,死后半世纪竟横遭批判,又35年始获平反。可见,正义之光是可能迟来,却不永远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