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朋友圈里不少人在转发四川基层女作家李霞致《人民的名义》作者周梅森的公开信。两年前,李霞诉周梅森《人民的名义》抄袭其历时十年创作的《生死捍卫》。今年5月28日,这一官司迎来终审判决,法律认定不构成抄袭。之后便有了这封李霞这封犀利的公开信。由《生死捍卫》作者李霞的公开信说起,致敬草根无数作者!-青年力

应该说,《人民的名义》是一部极好的作品,它道出了广大老百姓的心声。周梅森作为一名作家,弘扬主旋律,替百姓发声,推出大尺度的反腐作品,是很值得尊敬的。从其以往的作品来看,周梅森也是一位高水平的作家。既然已经有了判决书,我们应当尊重这个判决结果。

然而,阅读了网传的李霞的公开信,如果内容属实,也实在使人动容。其中反映出的基层作家的艰难、创作的不易,触动心弦。笔者尚没有读过李霞《生死捍卫》。但从公开信的文风来看,似能感到,这并不是一个兴风作浪、借题炒作的投机分子,而是一个有着基层检察系统工作经历、怀抱正义感、收入不高的基层作家。

笔者不去讨论李、周二人的笔墨是非,只是对李霞的公开信所反映的基层作家的艰辛,感同身受。任何行业都是金字塔,在文学这个领域也是如此。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社会拜金的大潮下,文学式微;在不正之风、错误思潮的影响下,文学领域又有相当一部分人走上了膜拜西方、丑化革命、宣扬色情、怀念封建、夸大自我的道路;在网络时代的冲击下,网络文学发展了起来,但其中有精华,也有糟粕,很多青年被其中的糟粕带了节奏。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够坚持人民立场,坚持扎根生活而搞创作的人,不管是搞传统写作,还是写网络文章,都是非常了不起的。由《生死捍卫》作者李霞的公开信说起,致敬草根无数作者!-青年力

笔者也认识几位网络草根作者。他们工作忙,收入少,可知识量极大、情怀很深。他们对国家的热爱是真挚的,他们的文章是富含灼见的。有的人下班后忙完手头的事、辅导完孩子写作业,九十点钟才能开始动笔,一篇文章写好往往到了凌晨,而第二天早上还要很早起来上班。尽管这种写作方式不利于他们的健康,但他们实在舍不得放下手中的笔。而他们的文章,往往很接地气,又能结合时事,尖锐而打动人心。他们的实际水平,不亚于党媒官媒的大编辑,但他们写作的收入往往很低,甚至只能依靠微信公众号的打赏。他们中大部分,一辈子都进入不了精英文人的行列。尽管这样,他们仍然坚持耕耘。与这几位作者相识,能够鲜活地感受到他们草根的气质、颠倒的作息,澎湃的激情、渊博的知识。一辈子进入不了主流精英圈,又怎么样?难道写作只是为了跃升阶层、成为名人?他们的内心很明白自己在追求什么。这是来自民间的文化火焰,那么勇敢,那么蓬勃。

一位北大保安,离开北大后,仍热爱文学。在艰辛的蓝领工作和繁琐的家庭事务之余,他还继续写小说,而且非要给某顶级官方文学刊物投稿。他把该刊物视作图腾,把投中稿子视作精神寄托。可投稿多年,一篇也没有录用,他很沮丧,找到笔者抱怨。听了原委,就知道这种事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像这样的顶尖文学刊物,往往来稿堆积如山,甚至一年后发什么都早就排好了。有圈内人曾告诉笔者,多少来稿编辑根本不看或者来不及看作者来稿。只有圈内的权威、名人或者认识编辑的一些作者,才能够插队进来,让稿件在不长的时间内见刊。像这位朋友,小说写得注定也到不了很高的水平,又认识不了什么人,自然只能当分母了。而一次次的投稿无果,必然使他一次次满怀期待,又精神落寞。这个杂志甚至会成为他的一块心病,一根吊着的、永远吃不到的胡萝卜。笔者只好劝他“不要再投了,放弃幻想吧!”知道了他的经历,对这个杂志,我竟然有点恨。的确,这样的作者水平不高。但他哪里有提高的土壤?他哪里有提高的渠道?他有机会参加那些研讨会吗?他能够认识哪怕一个高水平且愿意帮助他的同行么?自己本来就学历不高,历尽曲折,能够在艰苦的工作之余,坚持写作,就已经是一种情怀了。就像荒郊的野草永远够不上林中的鲜花,他永远也进入不到主流的圈子。但恰恰是这样的人,构成了文学爱好者中的大多数。

这是无名的大多数,是草根的大多数,是平凡的大多数。但这也是可敬的大多数。就像无名英雄纪念碑上那些没有名字的烈士一样。是他们,真正热爱着文学,坚持着正义,将写作视为生命的一部分。他们热爱的恰恰不是名利,不是写作的副产品。如果李霞公开信中的创作生涯属实,那么,虽然她败诉了,但我们真应该买一本《生死捍卫》来看看。

致敬无数默默耕耘的草根作者!

附:李霞公开信:https://www.sohu.com/a/399746067_623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