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承认,微信对我的阅读有影响,而且影响很大。我原先每年大概可以读百八十本书,当然有很多是囫囵吞枣地翻翻,但精读的至少也有几十本。而微信出现后的最近两年,我的读书量断崖式下跌,现在每年也就是读十来本书。

开始时我还试图安慰自己,每天刷微信,不也是获取信息吗?但事后回忆,虽然这一年读了很多文字,但都是碎片化的,特别杂,能记住的没有多少。印象最深的,只有读过的那几本书上的东西。

仅仅两年时间,仿佛穿越了千年,手机阅读成为常态,纸质阅读离我越来越远,甚至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不要简单地以为这只是阅读载体的转换。不,这是本质的不同。打量人类的历史,结绳记事的历史最长,肯定比其后所有文字存在的历史都长,那时或许还出现过“结绳艺术家”,就像后来的书法家。但竹简出现以后,结绳记事的表述方式以及那种方式承载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都消失了。纸张出现后,竹简亦然。虽还留下零星的四书五经之类,但也仅仅是九牛一毛,我们已无法复述那个时代的真实生活。照目前的趋势,用不了多长时间,纸张的断崖式使用就会从纸质媒体蔓延到书籍上来。图书的载体功能或许会完全让位给手机以及其他更易携带的物质。网络阅读很长时间内没有取代纸质读物,只是因为电脑不方便携带。现在有了手机就有网络,就有信息,人类的惰性会让他们对此产生越来越多的依赖。不要再说什么电影和电视的区别,那根本不是一回事,这是汽车和马车的区别。

幸好,现在在内容上,书籍的自成体系和深入思考,还是新媒体不方便承担的。即或有,很多人还不习惯在手机上阅读,比如电子书之类。人们读厚重内容还是喜欢捧着一本书,因此我希望现在的图书出版者多下点功夫,多考虑一下读者的阅读体验。图书能跟手机拼的,也就剩下阅读体验。我作为一个个体的读者,希望图书能做如下改进:

第一,不要做硬壳书。硬壳书往往是所谓的精装本,成本高,看上去高大上。但翻起来不方便。

第二,开本要小。大开本的书看上去富丽堂皇,摆在书架上有气势。但问题同上,翻起来不方便。

第三,纸张要软,不能硌手、扎手,翻阅时要舒服。

第四,书本不要太厚。十来万字足够,五六万字最好。厚厚一本拿在手里,阅读时像捧着个大馒头,又傻又笨拙。

第五,字号不要太小。小字号显着时尚,有小资味儿,但是真费眼睛。

我不知道图书出版者们是否想过这些问题:你们出版的书籍是要让读者舒服地读完,还是只摆在案头和书架上充门面?人们读书一般会采取什么样的姿势?是坐着读,躺着读还是站着读?如果躺着,是仰卧还是侧卧?我觉得,这些问题不是胡扯,是从消费最终端倒逼生产环节。以上几条,抛开了内容层面,仅仅从技术角度打量。如果是这样的书,我起码还是愿意读的,愿意用书籍取代手机。图书市场早先是买方市场,生产者可以随便玩;现在是卖方市场,你得迁就读者,内容上达不到人家的最高要求,技术手段上就要多迁就迁就读者。